敌敌君

日常號/雜食動物
我已经是个all咕哒了_(:з」∠)_
沉迷日梅林/小英雄轰出/出胜/轰爆/切爆☆
oso girl/考哥是宝物
我什么时候才能会画画(ó㉨ò)

【占tag非常的抱歉!!!】

满破图真好看qwq

我会对你负责的!
所以请让我用你的身体   去求波好友吧qwq

我真的太缺好友了_(:з」∠)_

有不嫌弃练度的能不能来加个好友(ó㉨ò)

【我也是真的太缺量子和狗粮了QAQ】

私自把立香画成了长发。

还把脸画幼了(ó㉨ò)

可以说非常ooc了。

_:(´□`」 ∠):_现在非常想磕咕哒的各种cp

fgo硬生生的把我一个cp洁癖掰成了各种杂食都吃qwq

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藤丸立香,睡到自己喜欢的从者【x】

*姿势有参考嗷

我终于把梅林喂到100级了_(:з」∠)_

我现在连点他技能的量子都没有了。

难过到想抱抱叔叔qwq

梅林,我要睡你 2

梅林x咕哒

*OOC预警

*为了写车凑字数预警

*严重日式翻译腔预警

*老子就要睡梅林【重点】

【如果车发不上来,那此篇就为完结篇】

上一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魔术师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依然是带着礼貌的淡然笑容。反倒是面前的少女,明明那句话是自己说出来的,现在却在魔术师面前畏畏缩缩的,一副完全不想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魔术师并不在意与御主发生任何超越界限的关系。

    人的故事对他来说就是美丽的画卷,即使有他参与其中,他也会不带任何感情的全身而退,从旁观者的角度欣赏着这幅画。

    哪怕从开头到结尾均由他一人策划,他在其中也完全不会产生任何情绪。喜剧或悲剧,对他来说只是画的结局。他既不会开心,也不会感到悲伤,他只是作为旁观者,注视着这幅画而已。

    “真悲惨啊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知道他的故事的话,大概会对他的结局这么评价吧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就身临其境,却完全无法融入画中的环境,所有的情绪与表情均是接受了这种情绪后伪装出来的产物。从人类角度来看,似乎过于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与御主有过多亲密的关系哦,不过御主真的要选择我吗?”魔术师带着笑容询问道。

    他对御主没有任何执着,甚至有时会疑惑御主对自己的执着。御主对他的感情,他虽能实际感受,却完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单纯的人渣啦,并不是什么值得被期待的一方。对于御主来说,与另外合适的人陷入恋情之中,才是现在这个年龄更为重要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再抬起头的时候,她将一只手覆在了梅林的嘴唇上,以过去不曾有过的坚定目光,微笑的看着魔术师。

    “梅林,从现在开始安静听我讲,直到我说可以为止你一声都不许吭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就算少女不说这句话,魔术师被捂住了嘴也完全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重要。

    魔术师温柔的眨了两下眼睛,示意她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渣。”少女以感慨的口吻开始,

    “只看着人类,只注视着人类,只欣赏着最后美丽的结局,”

——但是,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“我果然还是喜欢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笑了笑,是以往不常见的笑容。魔术师目光一滞,他无法理解少女笑容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虽然一开始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声音啦,听起来很温柔很治愈的感觉……”立香偏移了视线,陷入了回忆之中,“后来在第七特异点的时候,你一直在帮我……尤其战斗中花之魔术师的魔法,第一次让我有了种‘原来梅林是这么可靠’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在第七特异点的时候一直都不怎么自信……说来也是奇怪,明明已经是修复了六个特异点的人了,唯独在第七特异点的时候,真的很担心失败了会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抬起头,冲着魔术师笑了,

    “但是梅林的出现真的让人好安心,好安心好安心……明明是个不懂人心的大哥哥啊,居然说出是我的粉丝这种让人开心到要疯掉的过分的话。”

    立香抬手抹了下眼睛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不知道的吧,在召唤不到你的时候,我真的好难过。有些御主大概会为了英灵的强度去特意召唤一些英灵吧,但是我召唤你的原因,就仅仅只是因为喜欢啊……”她把头低下来,轻轻靠在魔术师的肩膀上。

——仅仅只是喜欢,不是御主与从者间依赖的喜欢,而是将你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格,单纯的喜欢你这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对你的喜欢似乎有点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立香重新坐好,伸出另一只手,握成拳状轻轻锤击了下魔术师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虽然最后通过特殊的方法召唤到你,不过想一想,那段时间我真的好难过啊。明明是所罗门的推荐召——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少女干咳两声,“你大概是我除了玛修以外最最关注的人了吧。诶?这么一说我好像很偏心啊……明明大家都是朋友,我却只想着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过,梅林,你真的很有安全感哟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灵子转移之后的每一场的战斗,我都有些怕。害怕这场战斗输掉怎么办,自己没办法带玛修回迦勒底怎么办,这个特异点没有被修复怎么办……尤其玛修那么爱逞强,每次战斗都很担心她会出事。甚至有些时候,一个人在房间里,回想到一些危险的战斗,都会有些后怕……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耸肩,“我作为一个御主,果然还是不合格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有你在就不一样。”她注视着魔术师的眼睛,“只要有你在场,只要你陪着我,只要还能像是朋友一样和我互相调侃,当‘星之内海,瞭望之台’宝具发动的声音响起时,我就知道胜利已经离我不远了,并且也没有那么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带着羞涩和这个年纪独有的笑容,向魔术师阐述着最后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总……总之,我就是很喜欢你。人渣也好梦魔也好,反正就是喜欢‘梅林’这个存在。这么说来,我可能是爱上你了也说不定哦。”

——与记忆中另一位少女不同,面前的少女带着羞涩,说完那些话之后完全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缩回了自己的手,做着摩擦袖子的小动作,“那……那个……我说完了……唔嗯……脑子有些晕乎乎的乱七八糟讲了一通,不知道能不能传达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是名非人类的魔术师,此刻也看出了少女的不知所措。实际上,对于少女发自内心的告白,非人类的魔术师此刻感觉到有点害羞。可非人类又为何会产生人类的感情,这点让魔术师很疑惑。

    也许只是自己的错觉,梅林体内不可能产生像人类一样的情绪,这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现在想要回应少女的这颗心情,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大概只是,对于美丽的事物,美丽的心,单纯的想要给予回应罢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,还有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偏着头,摆出以往与自己搭话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梅林对阿尔托莉雅小姐有愧疚或是痛苦的感情,可以找我商量喔。”她说道一半,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没自信的耸了肩,“啊……不过我果然还是不行吧,说出‘可以找我商量’这种自大的话,以梅林的角度来看,怎么会找我这种小鬼商量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梅林可以看到的东西太多了,有时肯定也会因为自己的某个决定而愧疚、痛苦。如果真的有了那个情绪,又不知道对着谁忏悔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倾听也好,传达也好,我好歹也是解决了人理危机,获得了‘开位’称号的人类最强御主,解决从者烦恼什么的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自信的笑过之后,立香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“那个……这个和刚才那些是另外的事情,你可以选择无视也可以当做没听见,就算是一个不合格的御主的任性吧……说这些也不是想跟你撒娇什么的,就是想告诉你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梅林不了解人类的爱,但立香不同。

    除去御主的身份,立香只是一个普通人。向不知晓爱意的梅林倾诉爱情,毫无意义却也确确实实的传递到了。

    魔术师大概是从今天才发现,自己一直注视着的人,也许拥有自己从未见过的美丽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拯救了人理的人啊,立香。”梅林笑了起来,“我听到了哦,你的心意,全部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么……”立香害羞的偏过头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梅林也偏离视线,陷入了沉思。作为冠位caster的自己本体依然在阿瓦隆,他不会死去,也不会改变,仅仅只是背负着惩罚活下去而已。梅林无心影响与自己不相干的少女的命运,他本该被囚禁在阿瓦隆之中,不会作为英灵出现,不会作为英雄依赖,就在那片花海之中诉说着无尽的王的故事。

    但是梅林现在很奇怪。

    他萌生了一种,想要模仿人类,学习、了解人类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未免太过讽刺了,尤其自己是那个不带感情的,像昆虫一样冷血,只会观察画卷的梦魔。

    唔,虽然这么说……既然拥有人类的肉体,那么学习一下人类世界的价值观,得到作为一个人的立场,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对于自己突发奇想的,萌生的想要学习人类的想法,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既然御主都这么说了……”他故意停顿,看着少女紧张又期待的目光望向自己。

    魔术师露出了坏笑,望着少女真挚的目光,他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回应一下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和御主交往,我自己当然也是很开心的。所以,要先尝试一下那种事吗,御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?

  “哪种事?”

——“这还用说么?”

    梅林笑道,

  “当然是御主之前说的,要睡我的事啊。”

 

梅林,我要睡你 1

梅林x咕哒

*OOC预警

*为了写车凑字数预警

*严重日式翻译腔预警

*老子就要睡梅林【重点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你是否曾心怀情欲?

 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

——是否有过对以独立人格存在的他人心怀渴望,

想要触摸其肉体的经验?

    “梅……林……”

——是否有过刻意将自己置身于理性与知性之外,

放任自身的兽欲冲动疯狂妄为的经验?

     “啊……梅,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在监狱塔内听到Avenger的问话后,立香每次看到某个冠位魔术师,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段对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是不由自主的,对自己的某位从者,从心底产生心悸。

不是作为一名从者,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格,在一颦一笑之间,吸引着立香。

        立香喜欢的人其实很多,

        “玛修,罗曼医生,达芬奇亲……还有福尔摩斯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对那位英灵的喜欢,却不同于上述几位。

——“我问你一个问题喔,……啊那个……你不愿意回答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尝试着将自己的情感告知对方,

——“假设,我是说假设,假设有个人类非常喜欢你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以这种方法告知,对方多半只会装糊涂而已。

——“当然那个人类不是指我啦!那个……你看,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之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对方疑惑的注视下,她在对方回答之前,先一步道了歉。没有等对方回答,便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作为梦魔与人类的混血,自然不会懂得人类的情感。而自己在面对他时所表现出的爱慕,又能被对方当做精神食粮所消化。归根结底,对方没有理由会拒绝自己的心意,甚至会很欢喜的接受,这偏偏也是最令立香感到头疼的一点。

      “笨蛋梅林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香长期将“中意从者”的地位给予给他,让他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房间。这个决定最开始当然遭到了玛修及圆桌众人的反对,但立香还是以“想听王的故事”为由劝说了众人。结果这“中意从者”一当就是半年,“王的故事”她倒是从另一位亚瑟王那里听到了不少,从对方口中倒是没怎么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香偶尔问起缘由,对方也只是平淡地扬起笑容,置身事外般的回答道,

      “原因嘛……唔,你懂得!那个啥,嗯,我觉得还是不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意义不明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立香也没再追问,毕竟这位魔术师一直都是一副“一切尽在掌握中”的神情,也许他拥有难以启齿的理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爱慕王什么的?

        不不不不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香极其的、抑制着自己,不去往那个方向想。说实话也只是不愿意那么想而已。连对方都认为两个非人类之间产生爱慕是一种嘲讽,自己当然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证明这个猜想。她更愿意把这当成是现实,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这个想法有些自欺欺人吧,不过……嘛,还是这么想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这岂不是意味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混血的梅林,无法知晓人类的爱慕之情,那也自然而然的,无法回应御主对他的感情。从另一方面来讲,自己就连烦恼让他如何爱上自己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比自己的猜想更能打击自己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“啊……我果然也是个笨蛋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立香蹲下来,痛苦的抱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她还是应该放弃比较好。人类喜欢上与梦魔的混血,本来就是件荒谬的事情。她这份感情还来的莫名其妙,喜欢上对方的声音什么的,连立香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立香会喜欢上梅林,很大程度上归结于梅林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清冷而又甘甜的水一样能让人心静的嗓音,这是立香喜欢上梅林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立香同样喜欢的亚瑟王也拥有与梅林一样的声线,但立香很清楚,这两者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会对懂人心的亚瑟王心动,却会对一旁的辅佐官老师产生情悸,这也许也是命运对她变相的嘲讽吧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那个混蛋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追溯到这份感情的起源,她只记得是一开始,在自己最初召唤到他的那一刻起,

——“你好,迦勒底的御主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,就是从这种吊儿郎当的腔调开始。

——“我是梅林,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就一直……

      “这个时间,御主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诶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忆与现实出现了交叠,立香转过头,梅林拿着法杖微笑的看着自己,一如当初英灵召唤法阵的光芒褪去,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个如沐春风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梅林?!”

      “哦呀,这真是意料之外的反应呢。”梅林蹲下来,望着注视着自己的少女,“我不过是去和那边的异性工作人员搭讪了一会儿,御主对待我的态度真是耐人寻味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凑近,立香就闻到了他身上带有的花的香气。也对亏有梅林在,死气沉沉的迦勒底在梅林偶尔突发奇想的装饰下,也算多了点生气。

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”梅林似乎没有发现御主的异常,淡淡的笑着,“蹲在自己的房间门口,不打算进去吗,御主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香抬起头,看到房间门牌上写着的“My Room”。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,不自觉的又把脸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啊啊,从刚才开始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让梅林喜欢上自己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香脑海内忽然响起一阵,“梅林梅林不懂爱,咕哒眼泪掉下来”的调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香用双手拍了下自己的脸,全然不顾旁边已经蹲坐下来的梅林,站起身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“梅林,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之魔术师并不知晓面前少女的心思,只迷茫的顺从少女的意思,跟着少女进门之后,顺手在屋内布满结界。

      “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啊,御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狭小的空间内,梅林身上的气味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  “不介意的话,跟我说说吧。”他不知所以的向御主走去,凑到她面前,“我很愿意听哦,特别是和恋爱有关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香下意识的想疏远梅林,身体却十分诚实的靠了过去。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与行为矛盾后,她“啧”了一声,全然不顾魔术师一副茫然的神情,自顾自的说道:

      “我确实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害怕梅林知晓她的心意,相反,她很愿意告诉他。

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是装的也好是哄我开心也好让我动用令咒强制性的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用手握了握拳,一咬牙,

      “我想和你谈恋爱!从现在开始和你交往!你不许拒绝,梅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“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沉默啦!回答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像是用光了自己的力气,只剩下两只手还倔强的握着。

      “我说过不许拒绝的吧,梅林!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许拒绝!你要是再敢说一个‘不’字我现在就用令咒让你的鼻子消失从此只能用腮呼吸!!”

        撒娇一样的说出任性的话语,以至于回过神来之后,立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“腮是什么鬼啦!”魔术师似乎也回过神来,一如既往的吐槽着御主的话语,“虽然很不甘心,但Merlin和Merman确实很相近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以往的相处模式,立香深呼吸了一口,慢慢平稳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这是什么新型的整人闹剧吗?嘛,我倒是并不反感,毕竟事态的发展值得一看。”他偏着头,认真的注视着御主,“那么,要谈恋爱是……哪种层面上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立香转移视线,别扭的嘟囔了几个音节之后,又郑重的重新注视着梅林。

  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我要睡你,梅林。”

下一章

等了一年的男人终于在这个晚上睡到了【x】

求考哥下次配个三星从者吧。

抽旧剑和梅林真的抽的心肝疼。

圆桌牛郎团就剩崔悲惨卿了。

qwq

旧剑他真的太好看了。

考哥声音真好听啊。

画不出小恩的亿万分之一美
_(:з」∠)_

非常ooc了。

轰喵和轰同学是两个世界的两种生物。

↑本来就是


少年,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加模糊,更加透明,更加令人不解。

粉丝滤镜总觉得这句话说的就是小松。

因为小松喜欢上了考哥,然后就喜欢上了考哥配的一系列人物。考哥有毒。

小松哥哥我超级喜欢你啦!
【国欠哥】


动作有参考嗷

我们轰总,买东西只买一堆x

虽然还没到圣诞节,但看了官方出的圣诞挂饰就忍不住画了。轰轰真可爱。

假装自己养了只小轰。
【如果真的养了轰轰,我可能要买一堆绿谷去养着他吧…】